美国候任大法官声泪俱下 性丑闻还是政治阴谋?

国际 图片


  原标题:美国候任大法官声泪俱下,性丑闻还是政治阴谋?

  纷纷扰扰,不过是红尘旧事。

  他,被美国总统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她,曾经是他的女助理。

  就在参议院对他任职大法官的审批流程中,她的一份笔录给他就任之路蒙上了阴影。因为她指控他曾在工作期间性骚扰她。

  你肯定以为,这是当前近来被媒体热炒的美国候任大法官卡瓦诺遭性侵指控的情节。然而,并不是。这个的情节其实27年前就出现了。

  因此,对大法官人选和席位的争夺,一直是美国政党争夺的“核心地带”。

  听证

  “我100%肯定,对我施暴的人就是卡瓦诺……他和同学向我灌酒,让我失去了抵抗能力,然后,卡瓦诺就强行骑到我身上。。。我相信他正要强暴我。”

9月27日听证会现场
9月27日听证会现场

  这个过程听起来让刀哥感觉太污,而且太暴力。当这一过程是由一位年近花甲的女士作出的控诉,你肯定也会对施暴者感到愤怒。

  即使是在描述36年的旧事,这位名叫克里斯汀•福特的女士依然声泪俱下,说完这些话之后,她低下头,眼皮微微耷拉着,紧紧抿住嘴唇,所有人都能看出她的悲痛,或许还有愤怒。

加州帕罗奥图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克里斯汀•福特
加州帕罗奥图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克里斯汀•福特

  福特是加州帕罗奥图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半个月前公众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但在美国,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她口中的卡瓦诺。他7月被提名大法官,对其任命的投票恰巧最近正要进行。也恰巧,福特的指控就那么不偏不倚、不早不晚地来了。

  在27日举行听证会之前,卡瓦诺和福特围绕性侵与否,早就在美国舆论和各种场合有了几轮唇枪舌战。一个说,就是你,一个说,我没有。但听证会的精彩程度还是超出了人们的预期。

  福特说,这是一场让自己留下终身阴影的事情。15岁那年,她在华盛顿一场高校派对上遇见了17岁的卡瓦诺。之后就发生了开始福特描述的那一幕。

在最高法院门口抗议的人们
在最高法院门口抗议的人们

  那还不是全部。她说,“卡瓦诺试图脱掉我的衣服。但他遇到了一些困难,因为他喝得非常醉,而且我衣服里还穿了一件连身式泳衣……我有试着哭喊着求救。”

  喊叫使得卡瓦诺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她说,“这最让我害怕,让我一生都蒙上阴影。当时我难以呼吸,他可能会意外杀了我”。

  卡瓦诺做这件事时,他的朋友贾吉在旁边观战、大笑,后来贾吉也跳上床,使他们全都滚下地,福特才得以逃脱。

  福特还补充,自己脑中最难以抹灭的是笑声,是那两个人放肆的笑声。

  在听证会上,福特时而颤抖、甚至哽咽,但她给人印象总体上却是冷静、叙述清晰。

  就连一向不被特朗普认定为假新闻的福克斯新闻都承认:“福特的证词极为清楚笃定,你很难不相信这确实就是1982的事实。”

  福特还特别针对外界质疑,称自己愿意来作证只是出于“公民责任”而非“党派政治动机”。

  听证会的下半场,卡瓦诺开始全力捍卫自己的声誉和政治生命,对他来说,这的确是场输不起的审判。

听证会上的卡瓦诺
听证会上的卡瓦诺

  他哽咽着却依然充满激情,一上来就说,“这一确认程序已变成国家的耻辱”。他说自己是民主党精心策划的政治“打击”的受害者,他和家人的名誉已经因为这些指控受到“彻底而永久的摧毁”。

  除了对天发誓,福特绝对是“认错人”“自己绝对无辜”,以及否认认识福特之外,卡瓦诺的讲述没有什么细节,更多的都表态——自己在司法圈行走多年,一直洁身自爱,“绝无问题”。而且还说,在受到指责、看到爆料之后,是自己主动要开听证会的,反倒是参议院显得不那么积极,这肯定是别有用心……

  卡瓦诺大声宣誓,我不会退缩!我没有性侵,高中没有,大学也没有!!一辈子都没有过!!!

  顺便,他也否认了另外两起对他的性侵指控。而那两名女性提到的性侵过程和细节,跟福特女士描述的也都差不多。

卡瓦诺(资料图)
卡瓦诺(资料图)

  之前,卡瓦诺曾对媒体说,整个高中时代和之后很多年自己始终保持着“处男之身”,但似乎这次听证会上,他并没有提及这点。

  卡瓦诺在听证会上留下了委屈或是悲愤的泪,但从报道来看,这并没有打动什么人,很多人倒觉得这显得他很狼狈。

  纯粹的否定与满满的细节,卡瓦诺、福特其人如何,这场性侵是否真实,在很多人心中恐怕早有答案。但最终的结果,还要等参议院不久后的投票。

  27年前

  卡瓦诺并不是第一个因为“性侵”指控而狼狈不堪的大法官提名人。

  1991年夏天,美国最高法院第一名黑人大法官马歇尔因病隐退,老布什很快提名了另外一名黑人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

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资料图)
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资料图)

  就在表决前两天,一则指控托马斯骚扰女下属的消息迅速在华盛顿爆炸。

  托马斯出生底层,从小与黑奴后代的外祖父相依为命,家境贫寒。他靠着自己的奋斗考上耶鲁法学院,然后一步步靠近人生巅峰。

  无论是奋斗经历,还是种族背景,又或是他坚定的保守主义倾向,都是保守派共和党人的完美人选。

托马斯被希尔指控“性侵”风波,之后被拍成电影《关键判决》
托马斯被希尔指控“性侵”风波,之后被拍成电影《关键判决》

  然而民主党人这时推出一块沉重的拦路石,那就是他的耶鲁女同学,同为黑人的希尔。

  希尔坚称自己曾遭到托马斯的性骚扰。

  与卡瓦诺案很相似地,这位女主一开始也不愿意站出来指控托马斯,但几天后,就在即将投票的节骨眼上,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1991年的希尔(资料图)
1991年的希尔(资料图)

  同样地,投票被推迟,托马斯和希尔两人在挤满八卦记者和摄像机的房间里出席听证,当面对质。

  双方都声泪俱下,动情在理,难辨是非。

  最终,托马斯打出了种族歧视的王牌。由于参与听证的14名委员都是白人,托马斯声称这是对种族歧视的高级私刑,是在抹黑黑人的性观念。

  当时,性骚扰在美国还不是一项法律上的罪名,没人能说得清性骚扰到底是什么行为。然而种族歧视却是根植于社会的禁忌,没人敢随便担起这样的恶名。

  于是,托马斯最终通过了提名,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大法官,但这场性骚扰的指控却成为打在他身上的烙印,在后来的日子里,他成为最高法院庭审中最沉默的那一个。

  党争

  实际上,从冷战之后,每一次大法官的任命都是高度政治化的角逐,在争夺大法官的历史中,与上述案例具有雷同情节的不在少数。

  美国前联邦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2016年突然去世后几个小时内,《纽约时报》就发表文章称,“一场政治恶斗即将出现”。

美国已故前联邦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
美国已故前联邦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

  美国只有两个职业是终身制,大法官是其中之一。美国联邦法院的法官采取任命制,由总统提名,参议院经过简单多数票的批准后再由总统正式任命。

  如果看看影响总统提名的那些因素,或许我们能更加明白,为何大法官的产生过程本身就呈现出强烈的党派色彩。

  这些因素包括:被提名者是否是总统所在党派的忠诚信徒、是否拥护总统的纲领与政策、是否符合总统的解释宪法的标准。

  截至2006年,美国一共任命的110名大法官中,有97名与任命其的总统党派相一致,占总人数的88.2%。

图片来自于“风传媒”
图片来自于“风传媒”

  而大法官任命之争,同时也是总统和国会之间的较量。

  在卡瓦诺的案子中,特朗普指责民主党人借机拖延时间,而民主党人心里的小九九则是以拖待变——拖到中期选举后,如果民主党有机会翻身,或许到特朗普下台的时候也没法通过对提名人的投票。

  在美国联邦法院的传统格局中,通常9名大法官中,有5名偏保守派,4名偏自由派。如今卡瓦诺如果顺利通过提名,那联邦法院则可能保守派一统天下,拥有6名保守派和3名自由派。

  这,也是特朗普想要努力留下的政治遗产。

  这样的格局,既是美国现实社会不同群体此消彼长的某种呈现,同时又会在未来几十年里左右甚至决定美国的价值认同和道路方向。

  “司法独立”

  身为“灯塔国”,美利坚的国家政治体系当然要靠几根闪闪发亮的柱子支撑一下,其中一根就是美国政客和美国媒体言必称的“司法独立”。

  司法独立是美国宪法确定的重要原则之一,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所谓的司法独立根本无法摆脱党派政治的影响。尤其是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面临更替的时候,美国所标榜的司法独立都会被打上一个大 大的问号。

美国最高法院(资料图)
美国最高法院(资料图)

  过去由于美国社会这个“大熔炉”还能正常运转,但在近几年,尤其是民粹主义和极端保守主义在美国大行其道之后,美国国内在政治上变得越来越极化,“大熔炉”几乎都被打翻了。

  而在对某一个具有高度政治争议的问题必须做出一个决定时,皮球就被踢到联邦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面前。这些大法官通过投票,少数服从多数,决定这个决定是通过还是不通过。

  这种形式看上去很民主、很独立,但是这些大法官也是人啊,他们也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偏好,有的偏自由派,有的偏保守派。而且,最高法院大法官并非由选举产生,是由总统提名,但任命要经过国会参议院同意。一旦上任便是终身制,除非履行一定的法定义务后选择退休。

  所以,从制度设计上看,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产生过程充满政治性。

  可以说,大法官人选对美国老百姓生活,甚至整个美国的政法实施息息相关。那么美国总统及其所属党派当然就会力争在那9个最高大法官,跟己方政治立场和价值观相近的越多越好。

  比如,民主党总统一般都会提名偏自由派人士担任大法官,共和党总统一般都会提名偏保守派人士。

刚刚退休的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资料图)
刚刚退休的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资料图)

  所以,这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争,背后是美国政党之争、政治立场之争,而根本不是什么“捍卫司法独立”。

  由于刚刚退休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是9名大法官中唯一相对中立的一位,所以他退休后留下的这张票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

  执笔:花叨叨、胡一刀、无影刀

  来源:补壹刀

  觉得不错,请点赞↓↓↓

责任编辑:余鹏飞